排球

永镇仙魔 第八十四章 我叫付经纶

2019-12-04 14:05: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镇仙魔 第八十四章 我叫付经纶

噗的一声,青木剑刺穿付经纶的脑袋,剑尖直入地下,红色的血液白色的脑浆顺着剑身渗透进大地之中。这是一个有着很强野心的人,如果不是招惹了陈羲,那么他真的可能按照自己的计划,在执暗法司中一步一步爬升。

不过换个方向去想,他那种性格从小就已经固定,所以……可能即便不是陈羲杀了他,他也会死在别人手里。

陈羲看向小满天宗,刚要起身离开就看到之前那艘从天空飞过的蜈蚣船飞了回来,船上有四五个修行者一掠而下,朝着他这边过来。陈羲微微皱眉,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握在手心里。

“你是什么人!”

为首的修行者释放出本命,随时准备攻击。陈羲将刚刚捡起来的玉佩亮了亮:“大胆!你们可曾听说神司?我是神司的付经纶,奉命在此诛杀贼逆。”

“神司?”

为首的那人脸色变了变,忽然间想起来之前家族长老的交代,他立刻站住对陈羲抱了抱拳:“既然是神司做事,我们自然不会过问。”

神司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不少人知道神司,却不知道神司到底是做什么的。尤其是从皇都城来的人,他们对神司自然不会陌生。若是换做偏远地方的修行者,又或者是才入江湖的修行者,不知道神司有情可原。但是这次来小满天宗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神司。陈羲正是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这样应对。

陈羲点了点头:“既然诸位来了,那么能否帮我一个忙?我现在需要赶回小满天宗面见首座,你们可否带我一程?”

那人其实不认得神司的腰牌,听陈羲说要坐他们的战船回去倒是遂了他的心愿。他刚好可以把陈羲带回去,家族里的长辈如果确认此人真的是神司的人,那么也就没什么担心的还算巴结了一下神司。如果陈羲说谎,那么就可以扣下审问。

他请陈羲登上蜈蚣船,陈羲这是第一次乘坐这种东西。他想到关烈对他说过的话……你的见识还是太浅薄,离开小满天宗离开青州你才会知道世界有多大。不得不承认关烈的话没错,陈羲始终没有走出去见识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东西他都不了解。

陈羲发现蜈蚣船之所以能飞上天空,靠的是一块宝石和船身上密密麻麻的符文。宝石为符文提供能量,符文将能量转化为风,这样一来战船根本不需要如在江河中那样划桨也能速度奇的前行。

站在船头,俯视大地,别有一番滋味。陈羲发现蜈蚣船的船头上有一个特殊的标记,好像是一个盾牌。盾牌上有一个古篆体的字……赵。

看到这个字,陈羲心里一动。

他转身看向那个为首的修行者,笑了笑问道:“这位师兄是从皇都城来的吧?”

那修行者点了点头:“不错”

陈羲又问:“你们和青州本地的赵家,好像有些渊源?”

那修行者嗯了一声:“青州赵家算是我们皇都赵家的一脉分支,平日里也没有什么走动。不过终究是同气连枝,血缘关系还在。这次各方势力都汇聚在小满天宗,我们赵家自然也不会落在人后。唉……还是羡慕你们神司的人,不必趟进来这池子浑水之中。”

说完这句,他惊觉自己不该胡乱说话,连忙转移话题:“之前被你杀死的那个人是谁?”

陈羲道:“是个叫陈羲的人,一个大案子的余孽。”

那个修行者也不好仔细问,笑了笑说道:“我叫赵贺,既然遇到也是缘分。日后回了皇都,你我还可以多亲近亲近。”

陈羲笑着点头,心里却不得不盘算着稍后怎么脱身。这个皇都赵家和青州赵家本就是一脉相承,再加上赵家是依附于圣堂黄家,自己若是被人识破了身份只怕想走都走不了。皇都城来的人好糊弄,青州本地赵家的人不可能认不出他。

“赵师兄,能不能直接把我送到小满天宗?百爵大人还在宗门等我回去复命,若是迟了我怕耽误了神司的大事。”

陈羲道:“你带我这一程也算帮了神司,我会在百爵大人面前提及。”

赵贺犹豫了一下后说道:“这个……我们身上也有任务要去复命,不如你先跟我们回家族驻地,等我禀明之后立刻送你回去。”

陈羲也不好再说什么,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听赵师兄安排。”

赵贺见他表情平静丝毫也没有什么异样,心里倒是没有什么疑心。蜈蚣船在天空中破风而行,速度之超乎想象。陈羲不再说话,看起来像是看风景,实则心里不断的盘算着一会儿怎么脱身。

就在蜈蚣船到小满天宗外面的时候,前面一艘足有五十米长的战船迎过来。陈羲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对面大船船头上那人是谁,心里叹了一声人生何处不相逢……对面那个破了相的中年人,正是青州赵家的灵山境初期大修行者赵敬。

……

……

“七叔,你怎么来了。”

看得出来赵贺对青州本地赵家的人其实没有什么敬意,不过好歹赵敬辈分还在,所以他不得不尊称一声七叔。赵敬根本就没有料到蜈蚣船上还有外人,所以也没在意陈羲,他从大船上掠过来说道:“黄家的人让我带些人在外围戒备,小满天宗那些家伙顽固的要命,就是不肯将神腾交出啦……估摸着一会儿大战就要开始,黄家的人担心有其他势力从咱们身后使坏,我也乐得清闲所以四处转转。”

他说着话的时候看到了陈羲,下意识的愣了一下。

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陈羲笑呵呵的过来伸出双手握住赵敬的手:“这不是青州赵家的前辈赵敬吗?上次你我一别算算日子已经有几个月没见了。看起来你的伤势恢复的不错啊……怎么,不记得我了?我是付经纶啊。”

赵敬的脸色变了几变,张着嘴想说什么根本就没机会。陈羲极为热情的握着他的手一连串说了很多话,然后陈羲对他笑着说道:“我身上还有公务,马上要回去面见百爵……咱们回头再聊。”

说完这句话,陈羲立刻动执暗法司玉佩的瞬移,他从蜈蚣船上瞬移到了对面的大船上。他消失之后赵敬才反应过来,嘴里骂了一句耻小人。然后他就觉得有些异样,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手里被陈羲塞进来一个东西。

一颗小药丸。

一刹那间,赵敬的脸色就变了。他立刻想把灵雷丢出去,还没有来得及扔灵雷就炸了。一股一股的电流从灵雷上释放出来,他被这强大的力量打的根本就法说话,嘴里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身子抖的好像跳肚皮舞……

陈羲没敢耽搁一秒钟,他瞬移到了对面大船上之后,立刻一剑切下来一截桅杆,单手托住那半截桅杆往远处猛的一掷,足有大腿根粗细的桅杆就如离弦之箭一样激射而出。他脚下一点追上桅杆,踩在上面往远处飞了出去。

就在这时候,灵雷的巨大威力把赵敬直接炸飞了出去。电流如巨蟒一样缠住他,他根本就法脱身。如果说第一次面对灵雷的时候,赵敬只是被灵雷的几道电流击中,那么这次他几乎独吞了所有的电流。

以至于,他脚下的蜈蚣船虽然被灵雷摧毁了一部分,但起码没有立刻坠落。蜈蚣船打着转往下掉,吓傻了的赵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他眼睁睁的看着赵敬被一团电芒击飞,然后船就被切掉了一小半。

赵敬身上的衣服瞬间就被烧成了灰烬,他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提起修为之力防御,所以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灵雷巨大的威力下,一道一道的电芒穿透了赵敬的身体,还没有落地之前,这个自负的灵山境初期大修行者就这样窝窝囊囊的成了一具焦尸……

陈羲踩着半截桅杆破空而行,他趁着赵家的人没有反应过来必须立刻逃走。连赵敬这样修为的人都只能负责在外围戒备,可想而知这次各方势力出动了多少恐怖的修行者。陈羲的修为和他们那些人相比,没有一丁点的胜算可言,此时不跑待何时?

桅杆飞出去足有七八百米

,斜着从天空上插下来。陈羲在桅杆落地之前,身子一掠跳了下去。他没有回头看一眼,用的速度朝着小满天宗的方向冲了出去。每隔一段时间他就动一次玉佩的瞬移,唯恐被人跟上。

……

……

赵贺看着地上躺着的那具焦尸,实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赵敬太惨了,已经看不出来人形。这个级别的修行者,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杀死,这是谁都想不到的事。

一个脸色严峻的老者大步走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焦尸后怒问赵贺:“这是怎么回事?战船被何人毁掉?这个黑了吧唧的东西是谁?”

“回禀叔祖。”

赵贺被吓得哆嗦了一下,他可深知面前这位家族老人家的脾气有多暴戾,叔祖赵公虚五十年前就已经进入灵山境,现在不济也是灵山境三品的大修行者。赵敬那样才勉强跨入灵山境的人,在他面前就是个弱小孩童一样。赵贺的修为不过破虚七品,哪里敢有一丝一毫的不敬。

他垂首说道:“这个黑色的东西……是青州本地赵家的赵敬。至于咱们的战船,也是被杀死赵敬的人破坏的。”

“是谁!”

赵公虚一拂袖怒问一声,一股狂暴的真气流动出来,他身后的几块巨石立刻被绞碎成了齑粉。

“那个人自称是神司的人,他说他叫付经纶!”

赵贺立刻回答:“他还出示了他的腰牌,但是我不认识那腰牌啊……他一见面就拉着赵敬的手说话,我还以为他们两个熟识。谁想到他会突下杀手,杀人毁船之后立刻就逃了。”

“神司?付经纶?”

赵公虚暴怒:“我倒是要去神司问问,这个付经纶是何方神圣!居然缘故杀我赵家的人,论如何也要给我一个交代!”

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
宝宝中暑
幼儿中暑
小孩发热怎么办法退热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