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鬼眼术士 第183章 给她一个教训!

2019-10-13 00:13: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183章 给她一个教训!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很-色的了?”

“好像是吧。”

“听你这么一说,那今晚我好像是应该溜到你房里作些什么了?”

“别!你可别吓我,那个……到了时候,那时自然是会那个了。”

“什么的那个了?”

“嗯嗯!就是那个的意思呀。”

“能不能讲得清楚一点,我好像听得稀里糊涂的,。”

“切!你又不是小岁小孩子,能听不懂我的话。”他当然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了,只是有时一些得体的话,只有俩人的时候悄悄的说来,那也是能增加一些情趣,能增进俩人之间的情感,所以他也是蛮爱偶尔开一下这种玩笑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很是迟纯,你不说得明白一点,让我一会胡思乱想,夜里怎睡得下了,这一睡不下去,当然又会胡思乱想一些别的什么了,到时会不会在大半夜里下来找你聊个天,或是找点别的什么事来作一做,只怕也是有的。”

凌痕听了心头一荡,不过又是暗暗心惊,也怕她真就忍不住,下来找自己的时候,那时真不好办了:“就是那个那个啥的呀!靠!这么难为情的话我可讲不出来。”一时就苦着脸了。

于艳闻语格格地娇笑了起来,俩人又开了一些黄-色的小玩笑,于艳到底是有过那方面经验的人,所以这玩笑一开了起来,当然是大胆之极了,这主要还是她想把凌痕的心给激活了起来,那时他忍不住自然就会溜到了三楼来,不用自己这么辛苦的忍住了。

很,饭就弄好端了上来,吃过了饭,于艳问道:“今晚打算怎办?”

“怎么?”

“你不会不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吧?”

“这个……我不是讲了,时间到了自然……”

“切!瞧你说哪跟哪的,我说的是你二婶,她老这么烦人,不好好的整治她一顿,我看她还会来闹的。”

凌痕一听,这眉头就皱了起来。

“你可别心软了,都说恶人自有恶人磨,你要搞就搞一次狠的,不把她彻底的吓住,我看她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你有什么好的主意?”听她这么一说,就明白她想干什么了。

“上次你不是装鬼装得蛮像的,这一次我们一起去再吓她一吓,非得把她心脏病都吓了出来,不然都不知道害怕两字,只是狠狠地吓她一吓,她才会老实了下来,你说是吗?”上次的事她可是听得邻舍们说了,那李华与凌宵云吓得没命地狂奔,连件内裤都没穿就这么的苍亡逃命似的,那可不是人能吓得出来的,这凌痕不是会捉鬼嘛,说不他真有什么的过人之处是自己所不知道的,所以得见识一番,不然于他这个人一点都不了解,那还是自己末来的男人吗?

“装鬼吓人,那不太好吧?”

“怎么!这个时候了还跟我装?真当我一点都不知道的吗?”其实她只是心里有所猜测而以,还真就不太清楚他的一些事了,每每只是看到一些大公司的老总或是董事长之类的人来找他,说是去看看风水吧,这东西是真是假还不好说,如果他真是个风水师的话,说不定真会一些不是常人会的东西,只怕这点也是有的。

“我说是真的,这个……”话还讲完,就听到了冷笑了一声,就把他的话给打断了。

她道:“你不给我瞧瞧吧,那好,今晚我就上二楼来陪你睡了,你应该知道,我睡觉有个习惯,那就是不怎爱穿衣服的,这睡在一块难会把身体翻来翻去,到时你自己忍不住,那可不能怪我了。”

她这一招还真是蛮管用的,凌痕一听就怕了,如果他现在要是能办这件事的话,那是求之不得的,问题是他一时还搞不清楚当前的自己是否真就能办了这事而不消耗元气?在没有确定的情况下,还是警惕一点的好,毕竟修炼内家真气不容易,损耗了出去要修补回来那就难得多了。

“好吧!那就一起吓她一吓。”接着嘱咐地说道:“不过……今晚不论你看到了什么,或是听到了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是不能把这件事说了出去,明白我的意思吗?”像这种鬼鬼怪怪的事,世人一向都是不了解的,如果人家知道你能驭魔驭鬼,还不把你当成一个怪物来看待了,他一向都没要出风头之意,只想低调作人,这件事一旦揭了出去,到时会出什么样的情况真不好说。

“这是咱俩之间的小密秘,我会蠢到逢人就乱讲?”于艳一笑而道,心里极是高兴,终于是说动了这个男人,都说诸事逐步形成,半点都心急不得,看来这一招还是蛮管用的。

凌若风小睡一个多小时后醒来,于艳把熬好的瘦肉粥盛了出来,凌若风对孙子道:“痕,小于对我不错,你记得要给她加工资呀!”

于艳一笑说道:“爷爷!痕已经给不少了。”

“爷爷放心,这事我会看着办的,一定会让于艳满意的。”凌痕点了点头,不过这话讲得似是极为暧昧,满意?满意什么了?是给她加工资?还是要到床上去让她满意了?这些都没讲清楚,不过于艳并不缺钱,以往她跟着丁寒的时候就从他那里拿了不少,给自己作了一些储蓄存稿,单就这些就够她一辈子的生活了,现在她需要的是什么

?凌痕自然也是明白,却还讲这样的话,那意思一听就明白是怎一回事。

果然,于艳一听,心头就荡了一荡,一股久违的感觉涌了上来,身心都懒洋洋的,急切盼望他能紧紧地抱着自己安慰一番,不过有老人在这儿,这事是不可能的了,就算是凌若风不在这儿吧,他不还为了修炼的事当前还不能陪自己睡了,不觉轻轻一叹,心里多少有点可奈何之意。

凌痕当然是看到了她这一细微的变化了,心中一窒,心里也是有点奈,他也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在这方面比任何人都极其的迫切,不过……唉……

吃过了饭,凌若风看了会电视,就洗澡睡觉去了,老人是睡得早,才能起得早,这都成了一个规律了。

于艳却是显得兴奋,根本就睡不了,一早就来到了凌痕的房里等他,这男人只怕会说话不算数,要是不早早到这来守着,一会他溜了出去末必就叫上自己了,那岂不是错过了看好戏了。

不过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半夜,于艳眼皮都有点要合上了,不耐烦地说道:“不用等这么晚的吧。”

“可以了!”说罢,便把那枚古铜钱拿了出来。

“装神弄鬼也用得着古钱?”那不是要些面具什么的,或是准备一些颜料涂在脸上,再准备一个手电筒照在脸上,大半夜的看着就吓人了,他这要个古钱来干嘛了?

凌痕笑笑不答,把那枚古铜钱朝空中一扔,却见得古铜钱就这么的悬在半空中落不下来,一枚古铜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份量,就是一根鸡毛也得因地球引力而落下,现在在眼前所见的事到蛮是玄怪的很了。

于艳嘴巴张了一张,差点就惊叫了起来,不过凌痕动作蛮的,一下子就捂住了她的嘴巴才没叫出声来。

她这才想起凌痕讲过,不论今晚看到了什么,或是听到了什么,都不能大惊小怪,这才定了定神,按下了那颗激动的心,隐隐间就感觉得到,接下来会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是自己一辈子中从末见过的。

果如她所料的那样,只见得凌痕掐指念咒,指上的指法也是连番变化,就像是电影看到那些捉鬼大师的动作那样,看着蛮像一回事的,她这心就突突的跳个不停了:不是吧!他真就是一个风水师?或是捉鬼大师了?

谁知她这念头才刚刚冒起,就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寒意透体而来,令得她立即就打了一个激灵,浑身的鸡皮都疙瘩了。

与此同时,也不知怎回事,心头隐隐的发怵起来,到底是因为什么引起的,她自己也讲不清楚,只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于艳双眼紧紧地盯着那枚古铜钱,见得从古铜钱上溢出一种雾状之物,这些雾状之物徐徐而出,转眼间,立即就变成了一个半透明状的人形来。

于艳看得清清楚楚,这是一个长相异常美丽的女子,好像就二十来岁的样子。

这也太玄了,这种电影里才看得到的东西,居然就在自己眼前活生生的呈现了,她嘴巴都张得大了,一付吃惊骇然的样子,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事。

凌痕并末开口说话,只是以心能交流的方式跟她交流,以及命令她去作些什么事,这交代完毕后,却见得她格格一笑,道:“这事儿也太好办了,难得出来一趟,得让我呆久一点了,我要玩得开心一点。”

这话一说完,她嗖地就从口一溜烟的闪了出去不见了,于艳急忙奔到口来朝外搜索,却哪看得见了,她自然是去得远了。

她吃惊乍舌地说道:“痕!你……你……这是鬼吗?”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怎么样贵不贵
成都恒博医院好吗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网上预约
成都恒博医院治什么好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线预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