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白银霸主 第二十九章 危机初现

2020-01-17 00:33: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白银霸主 第二十九章 危机初现

和来陆家的时候不一样,严礼强离开陆家的时候,坐的是陆家老爷子自用的豪华马车。

陆管事亲自送严礼强离开,还有两个陆家的护卫骑着犀龙马护送。

在来陆家之前太阳刚刚落山,而在离开陆家的时候,外面早已经满天星斗。

之所以用马车送,一个是表示礼遇和郑重,一个则是因为严礼强随身携带着陆家送出的500两黄金,整整一箱,不方便放在犀龙马上。

打开箱子,拿出一根黄灿灿的金条来,金条那沉重的手感和冰凉的触感,在拿在手上的时候,让严礼强的心中有一种莫名踏实的感觉。

无论上辈子和这辈子,这都是严礼强第一次拥有这么巨额的财富,就是这一根根黄灿灿的东西,在这世上,不知道让多少人抛头颅洒热血,乃至六亲不认丧心病狂。

一边是昂贵的金条,一边是廉价的艾条,一条人命,让几根艾条和面前这装着整整500两黄金的箱子画了一个等号。

这世上,很多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奇幻。

昂贵的是否真的昂贵,廉价的是否又真的廉价?谁又能说得清。

想到自己从地摊上买到的易筋洗髓经,摩挲着手上金条的严礼强,在心里暗暗叹息一声。

金条给严礼强带来的激动和刺激的时间远远比严礼强想象得要短得多,在马车刚刚驶出陆家庄的大门,再看手上的金条,严礼强的心情,已经平静了很多,他从箱子里抓了一把金条,大概有五六根,数也没数,就直接塞到了坐在自己对面,送自己回去的陆管事陆文斌的手上。

除了严礼强之外,这个时候的陆管事也正在兴奋之中。

今天陆家派出了十二位管事奔赴黄龙县的各个地方,最后就只有他一个人带着严礼强来,其他的管事都一无所获,没想到就是他带来的严礼强,最后却奇迹般的把人给救了回来。

虽然今天陆管家还没有说话,但陆管事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在陆家的好日子要来了。

正沉浸在幻想中的陆管事突然感觉自己手上一沉,低头一看,就发现严礼强把一把金条塞到了他的手上,这让陆管事心中陡然一惊。

“严公子,使不得……”陆管事放低了声音,就想把金条退回去。

但严礼强又把他的手按了回来,同样放低声音说道,“陆管事,今天要不是你把我带到陆家庄,我也没有这个机会,说起来我还要感谢陆管事你,所以这些金条里,也有陆管事你的一份功劳,咱们好处均沾,见者有份,陆管事不用推辞……”

“不行,不行,这是老爷赐给严公子的东西……”陆管事又把金条推了过来。

“陆老爷子赐给我的东西就是我的,所以我想怎么用我自己做主,陆管事不用担心……”严礼强又把金条推了过去。

“这个……”

“陆管事再推辞,让外面的人听到了反而不好,陆管事在陆家庄兢兢业业做事,不就也是为了让家里人过上一点好日子么,我送陆管事的东西,光明正大,诚心实意,就是礼尚往来,就算在陆老爷子面前我都不怕,陆管事又担心什么!”

不知道是严礼强态度诚恳,还是他的那句话打动了陆管事,陆管事看看手上的金灿灿的金条,又看了看严礼强脸上的笑容,终于不再把金条推过来了,脸上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吞了一口口水,把那几根金条揣到了怀里,“那……陆文斌就多谢严公子厚赐……”

“不客气,不客气,从小我父亲就教我,众人拾柴火焰高嘛,今日没有陆管事,我也就没有这些赏赐,陆老椰爷子的孙子也就救不回来,应该的……”严礼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诚恳亲切了。

陆管事也在心中惊叹,这个十四岁的少年,做事人情老道,简直就不像是一个少年,反而是像一个久经世事的成年人,怪不得老爷今天居然亲自把他送出府外,这样的待遇,在陆家庄,不是贵客,根本不可能的,这个严礼强现在留如此,将来那还了得。

就这样,在两个人都有意结交对方的前提下,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严礼强就与陆管事聊得火热,两人的友谊迅速升温。

……

就在严礼强坐车离开陆家庄的时候,陆老爷子和陆管家又返回了牡丹厅。

两个人坐下,侍女就已经重新给两个人上了新茶,然后乖巧的退下。

两个人说起今天的事,只说了几句,陆老爷子突然问了陆管家一个问题,“小七,你觉得严礼强这个少年如何?”

“这个少年眼神清正,绝不是奸邪之辈,更难得的是小小年纪待人接物就练达稳重,进退自如,还过了马步关,一身实力已经远超普通人,从这一点上看,庄中十四岁到十八岁的同龄少年之中,几乎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了他,我观此子将来绝非池中之物,只是……”

陆老爷子端起茶杯的手微微一顿,“只是什么?”

“只是此子说他老家就在青禾县柳河镇,一直和家中父亲生活,但以我今日所见,此子若这些年都在家中,以他今日的表现,这些年恐怕早就名传乡里,不会默默无闻,黄龙县与青禾县毗邻,陆家庄也时时关注着四方乡邻之中的青年俊杰,但我们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所以我觉得有些奇怪!”

“你觉得他有不实之言?”

“或许这其中有些蹊跷和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

陆老爷子用茶盏在茶杯上漂了两下,“那就安排人明天到黄龙县去一趟,打听一下就知道了,记得,对严礼强的家事情况打听得仔细一点,这事小七你亲自过问,别人我都不放心!”

“是,老爷放心,这事我一定办妥!”说完话,陆管家抬头看着陆老爷子,好奇问了一句,“不知道老爷子为何如此关注这个少年?”

陆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觉得严礼强与蓓儿在一起如何?”

“九小姐……”陆管家的脸上露出惊愕之色,似乎根本没想到陆老爷子的思维会一下子跳得这么远,这蓓儿,九小姐,可是老爷子的掌上明珠,老爷子晚来得女,对九小姐最是宠爱,陆管家呆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只是九小姐今年已经十九,严礼强才十四岁,这年龄相差……”

“我前年在郡城找麻铁嘴给蓓儿断过姻缘,麻铁嘴说蓓儿辛酉年生,如果与丙辰年生的男子相配,那就是天合地合,龙凤配,这是最吉之配,严礼强今年十四岁,正是丙辰年生,与蓓儿相配最合适,我观他未来成就先不说,但却心地厚道善良,不是薄情寡恩奸邪狠毒之辈,蓓儿找这样的人,正是良配,就算他将来没成就,我也放心些,蓓儿和他在一起也不会吃苦……”说到这里,陆老爷子顿了顿,然后断然说道,“蓓儿年龄虽然大了一点,但既然是我陆家的女儿,年纪大几岁,又有何妨……”

严礼强不知道,他这次去了陆家庄一趟,除了救人之外,他自己,更是被陆老爷子给“看上了”……

“严礼强说钱肃是他叔叔,那找个时间,等钱肃再到醉香楼的时候,我去和钱肃聊聊……”

“你不用去,你去太明显了,让佩恩去,他经常去醉香楼,遇到钱肃也自然而然,不会太刻意……”

“知道了……”

……

等到严礼强坐着陆家的“豪华专车”来到匠械营下车的时候,严礼强和陆文斌,几乎都已经成了忘年之交,在陆文斌的口中,严礼强对陆家的了解,也一下子深刻了很多,对陆家家中的各个重要人物和各人关系,已经了然于胸,不再只是道听途说,一头雾水。

严礼强抱着装满金条的箱子下了车,陆管家也下车来和严礼强告辞。

这两轮马车短时间坐一下还好,时间一长,就能感觉舒适性太差了,这一路颠簸下来,无论车厢里装饰得再好,软垫有再多,还是让人不舒服,它甚至不如牛车,牛车因为走得慢,颠簸起来还没有跑起来的马车这么大。

“对了,陆管家,老爷子出门为何不弄个四轮马车,以陆家的财力,弄个四轮马车也就是老爷子一句话的事情,那样坐起来也舒服一些……”在告辞的时候,因为和陆管家有些熟了,严礼强就随口问了一句。

“哈哈哈,这天下哪里有四轮马车……”陆管事却摇着头大笑起来,就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严公子如此聪明,怎么也会在这事上犯糊涂,马车有四个轮子,那又如何转向!”

“转向,这有什么困难的,那不是……”严礼强说着,突然一下子定住了,因为他一下子想到这个时代为什么没有四轮马车了,因为他所见的所有车辆的车轮,都是固定在车架上的,两个固定的轮子还好转向,要是四个固定轮子,转向就很困难了。

他上辈子见惯了四个轮子的车子,从来都觉得四个轮子的车子是理所当然,却没想到,在这个世界,“更加”理所当然的,还是固定着车轮的两轮车。

“严公子还有什么事吗?”看到严礼强有些发愣,陆管事问了一句。

“哦,没有了,没有了!”严礼强一下子反应过来,“多谢陆管事相送,陆管事早些回去吧!”

“好,那就告辞了!”

……

看着陆管事和陆家的护卫离开,严礼强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就朝着匠械营的大门走去。

刚刚没走几步,严礼强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他心中一下子就升起了一种强烈的,被人在暗处窥视着的感觉。

匠械营的正门就对着大路,此刻天色已晚,路上几乎就没有人了,而大路的两边,却是一片片一人多高的玉米地,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土岗,那片土岗周围有一片桉树林,因为夜色的关系,远处的一切都朦朦胧胧的,严礼强也无法确定那窥视着自己的目光到底来自哪里。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种被人躲在暗处窥视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严礼强觉得自己就像被一条牙齿上抹了毒液的凶猛毒蛇给盯上了,那毒蛇,似乎随时准备张开血盆大口扑过来一样,有些跃跃欲试,这让他脖子上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强烈危机感让严礼强的小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严礼强手心都微微有点冒汗,感觉喉咙有点发干,不过他却没有四处张望,而是咽了一下口水,脚步也不变,继续朝着二十多米外的匠械营的门口走去。

看到严礼强回来,守在匠械营门口的军士都热情的和严礼强打着招呼,严礼强也微笑应和着。

一直等到严礼强进了匠械营的大门,直走了一段距离,从拐角处转到匠械营里面的路上,那如芒在背的感觉,才一下子像被切断一样的消失了……

杭州丽都医院预约专家
北京军海医院的电话
贵州看癫痫的医院
深圳哪些医院妇科好一点
枣庄治牛皮癣疗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