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牧仙志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我是钟馗

2020-01-16 18:35: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牧仙志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我是钟馗

李焕衍尴尬的看着道牧,道牧讪讪的干笑着。

道牧一会儿看李焕衍,一会儿看李老头儿,一挥看桌面上的人偶。

“功德六百六十六道,你是圣人,你就该死!”李老头儿没好气道,一边将人偶推向道牧,将桌面上的酒杯全都收到自己面前。

“人若不死,怎称圣人?谁让你功德六百六十六道!”李老头儿咬牙切齿,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李老头儿,你怎地也阴阳怪气,净说些没头没脑的话。”道牧将自己的人偶捧在手上。

人偶冰寒刺骨,像是在抓一把锋利冰刀,好在道牧先天道体,异于常人。在李老头儿和李焕衍惊诧的目光中,道牧稳稳握在手中,且还反转打量起来。

“咳咳咳……”李焕衍本要说什么,却又活生生憋下去,被自己口水呛得火辣辣,面红耳刺。

李老头儿一边哼唧唧,“三粒还魂转生丹,当是我李家还你一家人的情谊。”一边颤悠悠拿出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白玉瓶。

白玉瓶好像很沉重,李老头儿将其缓缓放在桌面,然后推到道牧面前。只见瓶壁刻满符文,瓶口还用两张黄纸符咒封印。

“仙丹?!”道牧猛地抬头,将手中人偶放下,伸手去拿白玉瓶。

“咦?”白玉瓶像是扎根大地,道牧单手根本动不得白玉瓶分毫。旋即道牧两手握住白玉瓶,浑身筋肉隆起,用尽全力抓取抬起。

尚有博龙之力的金乌力量,用尽全力才能够抬起三寸高。

啪,道牧身疲力竭,白玉瓶坠在桌面,桌面却没有任何损伤,周遭也没有任何异样。

“你想要救活的人,在你心中有多重要,这玉瓶里的还魂转生丹就有多重。”李焕衍脸上展露笑容,有着三粒还魂转生丹,“这就是生命的重量。”道牧就不会毫无顾忌的做极为危险的事情。

“李焕成和李焕柏哥俩,发疯的把那些老怪物一半坟墓都给撅了。这才把失踪数千年的还魂转生丹,给你找出来。”李老头儿眉开眼笑,话语神情都带着赞许。“也不怕你觉得难听,这三粒仙丹给凡人吃,的确可惜了。”

道牧嘴巴张开,久久无法合拢。话在心中苦透,上喉咙。到了喉咙酸透,辣眼睛。最终,道牧双手颤抖个不停,什么都没有能够说出口。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外面酒楼的客人嬉闹吵杂,厢房里环境静逸,酒香四溢,茶味浓浓。

须臾后,李老头儿不耐烦的打破气氛,他也没有再说其他废话,直接让道牧激活替身人偶。

接着,李老头儿就让道牧用羽戒将玉瓶收起,最后立马对着道牧和李焕衍两人,甚是嫌弃说“你们可以滚蛋了。”

李焕衍当然不肯就这么离开,先不说在李老头儿身上淘得几件法宝,就连酒都没有让李焕衍和道牧喝上一口。

道牧心中有很多疑惑,想要问李老头儿,更是不愿意就这么离开。

“不知道!我都说了不知道!”

“我一个糟老头子,又不是千里眼,更不是顺风耳,也不是谛听神兽。”

“你们两个小犊子,赶紧滚蛋,想干嘛就去干嘛。”

“道萌境地不会有事,大可放心。”

“滚!滚!滚!”

“……”

李老头儿很不耐烦。

李焕衍和道牧二人,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依然赖着不走,企图软磨硬泡,让李老头儿松口。

“你们不走,我走!”李老头儿气得身体发颤。

啪,李老头儿猛地拍桌。声音未消,李老头儿已经带着人偶消失,连同桌面上的酒缸和酒杯一起。

“这……”道牧和李焕衍顿时傻眼,面面相觑,气氛再次陷入尴尬。

外面酒楼的客人依旧嬉闹吵杂,厢房里环境依旧静逸宜人。唯独没有了四溢的酒香,也没有了浓浓的茶味。只剩下长满房间各处的花果清香,以及若有若无的香火气息。

实在是没办法,道牧只好败兴而去,想着直接通过地下河道,悄然离开。李焕衍则像是狗皮膏药一样,一直紧跟道牧身边,央求道牧让他陪着道牧一起去灾区玩。

“玩?!”这可把道牧怒目圆睁,一把抓住决刀,势要夯人,“李屁虫,那个鬼地方,是会死人的!”

李焕衍浑然不怕,见他左手捞起铜铃,煞有介事道,“牧哥,我是钟馗。没有我,你不行!”

“笑死个人咯!”道牧一脸鄙夷,“你要是钟馗,我还跟牵牛星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关系不错呢!”

道牧又不禁猜想,马爷爷和牛奶奶他们在阴司,究竟是怎么一个身份?

不过,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世间不可能这么巧合。马爷爷和牛奶奶绝对不可能,就是牛头和马面。

“牧哥,你说这话也没甚毛病。”李焕衍甩着手中的铜铃,睨视道牧,“既然我都跟你说我是钟馗,也就不避讳跟你说其他秘密。

你家不远处那小巷子里的早餐摊主,马爷爷和牛奶奶就是织女星阴司的牛头与马面。机缘巧合下,也正是马爷爷和牛奶奶将我领进门的……”

“织女星的阴司……”道牧回想起鬼巷的遭遇,鬼差的述说,以及自己奇奇怪怪的感受与遭遇。按照李焕成的说法,全都对上号,“世间怎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不是巧合,只是你没有机会真正接触到,这一层面罢了。”李焕衍得意洋洋,能够自由穿梭于阴阳两界,作为一个维护两界和平的钟馗使者,的确有骄傲的资本。

“老爷子,怕不是也是个钟馗,那么小叔李焕柏呢?”道牧感觉李老头儿和李焕柏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都是神秘兮兮的。

只是李老头儿和李焕衍都干干净净,倒是李焕柏一身凌乱,散发着浓浓的腐败酸臭味。

“小哥李焕柏,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家的情况,那真是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啊!”李焕衍笑得比哭还难看。

李焕衍将道牧拉回座位上,从须弥戒中拿出两缸谪仙酒,然后一边大口大口喝酒,一边向道牧诉苦衷肠。

原来,李老头儿的的确确也是个钟馗,随着李老头儿步入晚年,逐渐力不从心。便想要通过自己在阴阳两界的关系,让自己的儿子继承钟馗这个职业。

李老头儿的儿子李洪渊,打小就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钟馗。但是李洪渊对钟馗这个职业,就是喜欢不起来。

李洪渊向往的是祖上李太白那种逍遥自在修道生活,快意恩仇,书剑美酒,佳人相伴,仗剑走天涯。

李老头儿一而再再而三的施压下,李洪渊不胜其烦,带着道侣黎鸿薇一起私奔到织女星。

李洪渊走得倒是很潇洒,且还时不时寄一些灵笺回牵牛星。字里行间都散发着一种自在和洒脱,这可把李老头儿气得够呛。

若非李老头儿在阴阳两界小有名气,李洪渊凭什么在道途上顺顺利利,无大灾更无大难。可是无论是人情还是鬼情,就跟功德一样,是会相互抵消的。

前半生贪婪享福的人,后半生大多穷困潦倒。前半生努力修福的人,后半生大多安享福分。

一生都能够贪婪享受福分的人,终将因福缘透支,果报在其后嗣身上。一生都能够兢兢业业努力修福的人,福缘也会报在其后嗣身上。

李老头儿自知自己儿子和儿媳,能够靠着他修来的福分,一生就这么潇洒的过着。但是李洪渊和黎鸿薇在潇洒过程中,所造成的业力,终将会传到下一代。

自从得知李焕衍降生之后,李老头儿不得不重操旧业,力图为自己这个小孙儿修福。李老头儿性格倔得跟头牛似的,越是这样他越是不跟其他人说,只道是“闲不下来”。

黎鸿薇总觉得李老头儿年事已老,她作为儿媳妇,还和李洪渊在外游玩,有失妇道。随着时间的推移,黎鸿薇越来越觉得愧疚。

大吵一架之后,黎鸿薇割爱把李焕衍送回牵牛星。李老头儿惊喜的发现,宝贝孙儿跟自己一样,拥有一生阴阳眼,天生就适合做钟馗。

然而,此刻的李老头儿的心态也发生微妙变化,觉得这份职业又危险,且时常吃力不讨好,也就没打算让李焕衍入门。

眼看李焕衍一天天长大,再拖下去,就错过开始修炼的黄金时期。可是李老头儿年纪越来越大,愈发要家人陪伴,安享晚年。所以,一直都舍不得放李焕衍去织女星,跟李洪渊夫妻团聚。

最终,李老头儿还是狠咬牙,忍痛自享孤独,把李焕衍送去织女星,让李焕衍跟李洪渊夫妻团聚。

自那以后,李老头儿更是对道牧和李小胖疼爱有加,将他们视为己出,以寄托自己无处安放的爱。

谁知天空不作美,牧家突然遭受大劫。李老头儿自诩阴阳两界都有人,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羞愧的躲在暗处,看小道牧绝望的哭嚎。看着道牧一生一线为亲人缝合尸体,忍不住暗中帮助小道牧,隐去缝合口,看起来就跟生前一样。

他又藏在李小胖背后,看着小道牧和李小胖的对话,一夜成熟的心态。李老头儿跟随这道牧出了谪仙城,看见道牧要从马车上跳下去,几度要出手拦阻,最终心有悸动,选择旁观。

直至黑叔遵循决刀的意念,寻得道牧,李老头儿这才匆匆离去。

李老头儿收到老友的消息,自己的宝贝孙儿李焕衍濒死。于是他们来征询李老头儿,是否愿意把剩余所有功德,换取李焕衍活下去的机会,且让李焕衍成为钟馗,一生为阴阳两界服务。

李老头儿的老友,正是织女星阴司的牛头马面!

天津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癫痫病治疗医院贵州哪家好
辽宁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郑州癫痫病治好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