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檀香某人杯訪客微型小說征文

2019-10-13 20:06: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坐在四合院里,仰望方正的天空天是银灰色的,渐渐变得凝重適才恬靜的小樹,輕輕顫起了枝條大地复苏,春寒料峭我裹紧衣服,感觉有点冷

  一阵风爬过高墙,任性地打着旋,卷起经冬的草屑小树抖得愈发厉害,几乎要把嫩叶抖落或云:“吹面不寒杨柳风”,可因时因地,春风未必尽是和煦

  看来,稍后的雨势不小,而我枯坐院中,就是为了等他

  春节前,他站在我面前,眼神里充满了凄惶仿佛突然间老了十岁,头发花白,脸色黧黑,皱纹如沟壑纵横旧棉袄又缝了补丁,比从前更寒碜,更肥大

  “能不能……借我点钱”他低下头,声音微弱

  我知道,他活得苦,老骨头都被她榨干了但他终究恨不起来,只有牵肠挂肚

  “叔,去看小红”

  他点了点头,显得很局促曾经的骄傲感,早已荡然无存我始终费解,那么乖巧的孩子,怎么就变坏了

  “过年了,给她送点吃的在里面能吃啥呀”他不无忧虑地说

  是啊,在监狱里能吃啥窝头、咸菜……粗粝的饭食,她小时候肯定吃过那会儿,家家户户生计艰难

  十八年前,沉睡的夫妻横遭不幸后来歹徒落,对罪行供认不讳骇人听闻的血案,竟是畸恋引发的祸事歹徒离开时,发现襁褓里有个女婴,睡得那么香甜,小嘴吮吸着歹徒觉得她很眼熟,就像镜中的自己

  女婴幸存下来,被叔收养,起名小红

  我递出两千块钱他泪光盈盈,承诺很快就还上其实,这点钱无所谓,但对于他来说,也许很重要

  “婶子还好吗”我算了算,已经许久不走动了上次去她家,是参加小红的升学宴

  他解开两个扣子,将钱谨慎地揣在棉袄里,重重叹息一回:“她把小红的奖状都烧了现在死不死,活不活的,整天躺在炕上我寻思,怕是挺不过清明了”

  可以想象,垂死病中,该是怎样的无奈

  两年前的婶子,却是另一番模样麻利,爽快,心气高涨正因她主动宣传,小红身残志坚的故事,才引发社会关注关注犹如阳光,给予能量的同时,也灼伤了龟裂土地上的禾苗

  “谁不盼着孩子出息呢”我感慨地说,“婶子的心思,我理解”

  报纸上有名,电视上有影一时间,小红成了人物悲惨身世,常令人扼腕,而自强精神,又教人欣慰慰问信如雪片飞来,来信往往附带汇款单

  他表情复杂,愤怒、激动、无奈、困惑、忧伤……似乎杂糅在一起,均匀地铺在脸上

  “到底是谁害了小红啊”他喃喃自语,“我们做错了啥”

  由善而恶,步入歧途,是引导不当,诱惑使然,还是基因的必然显现

  “这两年,我一直活在噩梦里按理说,小红该读高三了,准能考上名牌大学省重点高中的学生,哪会没出息”

  当自豪成为一种习惯,失落的心,便更加脆弱

  他扣上破棉帽,临出门时,喑哑地说:“我早该留意的小红每次拆信,都不看内容,只看有钱没……”

  我默默地望着他走,又默默地盼着他来

  春天来了,小树抖落嫩叶,委顿在春风里我仰望天空,乌云流转,一道亮光闪现闷雷过后,响起了敲门声

  他终于来了,换个人似的头发乌黑锃亮,从新生的白发根可以看出,是不久前染过的第一次见他穿夹克,还算得体,裤子和皮鞋也是簇新的

  他还了一千元,央求宽些时日,再把另一半钱还上看见浮面的钞票上,沾着泥土,我自然答应

  我没问他,有关小红的细节他想说的,总会找机会说出来他告诉我,婶子快咽气了,不忘夸他,这身行头很漂亮

  “那年,我给小红开家长会她嫌我穿得土,太磕碜,以后再不让我去学校了这次去看她,说啥也不能给她丢脸了”

  话音刚落,天上响起了闷雷他走了,绵绵细雨飘了下来

  共 1 9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访客的到来,引出了故事一段十八年前,一桩血案,让一个婴儿从此无依无靠可是,这个孩子最后还是走上了歧途,到底是什么让她从一个好孩子蜕变的呢没人知道,只留下一个叹息从借钱和还钱的片段略见端倪,“我早该留意的小红每次拆信,都不看内容,只看有钱没……”原来是因为贫困,为了钱这样的原因让人叹息一篇反映社会的微小说,构思独特,脉络清晰,值得品味好作品,推荐共赏感谢参赛,预祝获奖【:卡米】

  1楼文友: 14:50:02 感谢投稿檀香,创作愉快,期待更多精彩

  2楼文友: 21: 5: 8 欣赏佳作,问好作者,祝新年快乐,期待更多精彩

脑梗塞用药可以吃通心络吗
脑血栓服用通心络怎么样
成人护理垫如何用
脑血栓能吃通心络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