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奥洛帕战记 第八十二章 圣灵柩

2020-02-14 18:2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奥洛帕战记 第八十二章 圣灵柩

“咿--呀呀……”

沉实的石门发出起刺耳的摩擦声。门上没有安装着机关,也没有魔法陷阱,就这样被外力推开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身着白色法袍的背影。

“不继续逃亡了吗?懦夫。”爱德华毫不留情地讥讽起在圣光明教中拥有至高无上地位的教皇。

“逃亡?呵呵……”教皇干笑道,“朕说过,这里是光明上神的领地,朕怎么可能会逃跑呢?”

“这么说来,你还有保命方法。我倒想看看,除了士兵、结界、神盾阵之外,你还有什么其他花招。咦--”爱德华注意起四周的环境,“我似乎到了一个坟场。”

只见这个神秘的大石室里,四面墙壁以及穹顶部点着了许多以魔晶石为能源的长明灯,在宽畅的石室地面上,爱德华与教皇之间是一条宽畅的走廊,两边整齐地摆放着数十具水晶棺材,通过透明的棺木,可以清楚地看见躺在里面的遗体。这些遗体全部都经过防腐处理,虽然已经脱去水份成为了干尸,但没有一具遗体腐烂掉。可以断定,这些遗体的主人生前都是拥有极高的地位,因为他们的陪葬品极为奢华,遗体身上穿着金丝缝制而成的法袍,双眼处贴着两块晶莹剔透的羊脂玉,头戴镶满宝石的法冠,手里拿着由黄金或高纯度魔晶石打造的十字架和圣杯,胸前放着使用极难腐蚀的珍贵材料制作的《圣书》,书的封面和里面的文字,也全部都是以金线缝成。

每一件陪葬品都是价值连城,若是让哪位盗墓贼看到这样的情景,大概会兴奋得马上猝死。

“坟场?请注意你的言辞。”对于爱德华的不敬说法,教皇立即予以纠正,“这个地方名为‘圣灵柩’,是历代教皇沉睡之处。但是,立教之初的几代教皇陛下并不在这里。”

“你说躺在这些棺材里的全部都是教皇?原来如此。怪不得奥洛帕三大陆上的老百姓会如此贫困,原来他们的民脂民膏都在这里。”爱德华冷讽道。

他看到这些陪葬品就极为不爽,即使是曾经称霸奥洛帕的修米罗帝国,皇族死后也不可能有如此众多、如此奢华的陪葬品,否则3、4代下来,整个国库都空了。

“想不到视人命如草芥的吸血亲王,竟然也会关心起那些普通老百姓。”

“我承认自己并不是什么善类,没错,我双手沾满血腥,但我敢做敢当,而绝不会像你们中央教庭那样,口中说得慈悲伪善的漂亮话,手里却干着比我严重千倍的杀戮。”

“所有被教庭圣裁过的犯人,都是罪有应得者。”

“算了吧,别在我面前卖弄那一套了。你把我引到这里,不会只为了呈口舌之快吧。”

“没错,朕有些事情要让你明白。”

“有什么废话赶紧说,就是在过几分钟之后,你就会成为被安葬在这里的其中一具遗体。”

“安葬?你搞错了。身为光明上神在人间的代言人,教皇是从来不死亡的,将来也不会。他们只是暂时沉睡而已。”

沉睡?对于身为吸血鬼的爱德华而言,一睡就睡上百年、千年,而前提是他的身体已经成为了脱离生死概念的亡灵之躯,他对这个“沉睡”这个辞相当有感触。这么说,难道历代的教皇也是以亡灵的状态存在于世吗?显然不是。爱德华用魔法探知过,这些遗体内部没有任何魔法能量波动,只不过是普能的干尸而已;不过,爱德华却感知到遗体的口部有一种极微弱而熟悉的气息。那是灵魂的味道!每一具教皇遗体的口里,都含着一颗类似珍珠的珠子,里面蕴藏着流动的气息。

“想必你已经注意到了。那些珠子名为‘锁魂珠’,先代诸位教皇的灵魂,都在这些‘锁魂珠’里面安详地沉睡着。”

“沉睡?哼,中央教庭也玩这一手。”爱德华冷笑道,“你们这些光明信徒,不是一直认为,人死后的灵魂应该得到安息,必须回到光明上神身边的吗?怎么也学起亡灵巫师们来玩拘禁灵魂这一套?”

“你错了。”教皇终于把正面转过来,“先代的教皇们之所以选择将灵魂留在现世,也是为了更加接近光明上神身边。的确,普通人死后,他们的灵魂会回到光明上神那里,但在洗净了在尘世间犯下的罪恶之后,灵魂又会回到这个污浊的世界重新转世为人。而教皇们并不会真正的死去,我们只不过在等待着将来不久的某一天,所有为神奉献过的教皇都会同时复活过来,得到了真正的永生,升华成为神祇的使徒--天使,永远留在光明上神身边。”

“原来如此。这就是中央教庭密谋了千年的神秘计划?”饶是见多识广的爱德华也感到有些意外,中央教庭干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居然只是为了进入天国成为天使?若非听到当代教皇亲口所述,大概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没错。这个腐朽不堪的世界受到太多罪恶的侵蚀,早已无药可治,最终会不可避免地在名为‘天启’的神罚之下毁灭。而吾等光明使徒,将会在毁灭之后的废墟中,领导劫后余生的人们重新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教皇一边说着,一边往上抬起双手,“一个没有罪恶,没有争端,完美、干净的天堂!这才是对世界、对众生,真正的救赎。”

“你们想要灭世?哼,看来真正无药可治的是你们。”听到那狂妄的宣言,爱德华不禁唏嘘,“世界并不是你们随意玩弄之物,无论在哪个时代,总会有人站出来阻止你们。”

“吸血亲王,朕原本以为你是一位有着千年智慧的智者,没想到也不过如此。”教皇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怪异,银制面具微微颤动,仿佛在面具背后的那张脸正在笑。

爱德华没有回话,他听得出教皇的弦外之音。

“圣灵柩,是不允许任何邪恶亵渎的神圣之地,你觉得朕为何会允许你将肮脏的脚踏在这片圣地上?”教皇伸出手来,慢慢按在他旁边的一具水晶棺材上,“正因为有太多不知好歹的挡道者,我们才要想办法将他们一个个消灭。对于你--吸血亲王,这个地方将是你沾污世界的最后一站。”

终于到了开战的时候。爱德华哈哈大笑:“很好!我等的就是这一刻。你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了我,看来你相当有信心。动手吧,让我看看你们中央教庭到底是在吹牛皮,还是有真本领。”

*************************************************

飞舞于圣城上空的天使一个个消失,因为召唤者被杀或魔力消耗尽,这些天使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但战况却向有利于圣军的方向发展。因为从城南和城北两处涌进的周边城市的驻屯部队,为人困马乏的圣城守军注入了新血液。尽管圣殿骑士团的“光明尊严”军团仍被堵在西郊,但圣军正从区区一千的血族攻城部队手中一点点夺回主动权。

西城区,城门的争取战已经过了最血腥、最残酷的厮杀阶段。

“八贤者”乌奥尼克带领的400血族虽然损失惨重,可依然占据着城门;而由总审判长带领下的宗教裁判所别动队骑兵,损失更加严重,几乎已全军覆没,但他们得到源源不断的援军补充,就连驻扎在圣城东南海面一个无名小岛上的隐密处刑部队也赶来增援,最终将乌奥尼克和他的部下拖跨。

为了避免战线拉长而使得兵力分散,不足百人的血族残军聚集到乌奥尼克身边,面对已经从三面包围他们的数以千计圣军,他们作好了最后决战的准备。对于这些已经死过一次的吸血鬼来说,恐惧根本不存在,守得住对吸血亲王的承诺,即使灰飞烟灭也是坦然面对的事情。

伤痕累累的乌奥尼克失去了一条胳膊手和一只眼睛,除了“血腔”之外没有其他治疗方式,他早已坦然面对第二次的死亡。活了几百年对他来说已经够了,没什么好抱怨的,只不过他现在有些不甘心。若非因为使用了“崩城之拳”而只剩下30的实力,他将那得意忘形的宗教裁判所总审判长灭掉。

此时西克斯图斯脸上终于挂上笑容,虽然他的魔力已全部耗尽,家底也几乎拼光,但部队已经占据着上风,只要一个总攻命令,就可以将这些油尽灯枯的吸血鬼全部收拾掉。

可他的如意算盘还是打得太早了。

“啊、啊、啊、啊、啊……”站在部队后面的弩兵部队传出连声惨叫--本来他们的远程火力压制是发动总攻击的首轮打击,可数十名突然传送出现的吸血鬼对这些弩兵实施突袭。弩手的近战武器只有一把匕首,面对穷凶极恶的吸血鬼,这根本算不上是战斗,只不过是单方面的屠杀。

弩兵部队的遇袭打乱了西克斯图斯的部署,他连忙命令包围乌奥尼克的部队抽出部分兵力去支援弩兵,却没想到部队刚一转身,城外就传来几声尖啸。透过单筒望远镜的辽望,西克斯图斯看到城外有上千吸血鬼正杀气腾腾地往城门这边扑杀过来。

难道他们把圣殿骑士团的部队全部杀光?西克斯图斯心里一惊,他对于自己的这个猜测感到害怕,但在回过神来时,他发现城外那些吸血鬼身上并没有战斗过的痕迹,说明他们应该是刚投入战场的部队

。这是比圣殿骑士团被歼灭更糟糕的事情,谁知道吸血鬼还留下多少后备队?

“撤退!进入市区!”西克斯图斯一咬牙,下达了这个将在他的政治前途留下阴影的命令。虽然很不甘心,但即使在他魔力充沛的时候,也要先后投入近7倍的兵力才勉强取得优势,怎料吸血鬼的援军一到,圣军的人数优势就荡然无存,而且他本人的魔力也清空了,失去了继续夺取城门的资本,若继续与吸血鬼的援军纠缠,只怕连他自己也凶多吉。虽然西克斯图斯经常以严刑酷法处决逃兵,可在面对生死关头的时候,他作出了和被他处决的逃兵相同的选择。

圣军如潮水般退进市区,乌奥尼克和他的部下的困境终于被解除了。这时,带领着一千血族援军进城的尤诗,也来到乌奥尼克身边。

“你们真是掐着点来啊。”乌奥对尤诗道。

“希望没有打乱你的雅兴,大管家先生。”尤诗对乌奥尼克笑了笑,然后素手一扬,一颗红色的药丸出现在她掌心中,“对于这个,也许你会感兴趣。”

“这是什么?”乌奥尼克疑惑地看着药丸。

“欧罗姆制造的‘血腔’的浓缩精华。”

“很好,谢谢。”乌奥尼克不客气地接过药丸,剩下的那只完好眼睛凝视着西克斯图斯逃跑的方向,“有些帐要到了清算的时候,宗教裁判所。”

*************************************************

同一时间,教皇殿深处,圣灵柩。

当代教皇弗里奥一世,推开他旁边那副水晶棺材的盖子,从躺在里面的教皇圣遗体身边取出一件包裹在金丝稠布里的长形物体。虽然被稠布裹得严严实实,但从外形来看,这件长形物体应该是一柄长剑。

“来吧,吸血亲王,让朕亲自埋葬你的罪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