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商业周刊谷歌CEO佩奇面临苹果

2020-01-16 17:04: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商业周刊:谷歌CEO佩奇面临苹果Facebook夹击

北京时间4月7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身陷包围之中。一方面,拉里佩奇需要面对Facebook的冲击,作为一家社交站,Facebook即将上市;另一方面,佩奇还要面对苹果。如今的苹果已经将战场移出传统的台式电脑领域(这正是谷歌的封地),而是转向了智能和平板电脑等领域。拉里佩奇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也才一年之久,但却要带领谷歌迎战两大强敌,除此之外,还要避开其它公司的反垄断指控和业界的批评与指责。业界一些声明称佩奇是垄断者,甚至有比此更差的声音。

佩奇于4月3日在谷歌总部接受了采访,当时他对那些批评谷歌没能向从前那样进行主动创的声音不屑一顾。当时,佩奇穿着普通的商务休闲装羊毛夹克、Logo T恤衫、牛仔裤、黑色匡威旅游鞋。佩奇称:尽可能的生产最好的产品正是我们的首要之事,我认为,长期以来,在我们面对来自全球各种不同的问题是,我们都能够牢记这一点。

佩奇并不是第一个重新出任自己所创建公司领袖的创始人。此前曾有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重返星巴克,并出任星巴克首席执行官,从而帮助星巴克再塑辉煌。另外,还有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他重新出任戴尔公司首席执行官,并引领戴尔取得了优异业绩。对于一位像佩奇这样年轻的企业家来说,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于1997年高调重返苹果,并取得的辉煌的业绩,这也是最好的示例。他们的境况各不相同与乔布斯不一样的是,佩奇从未离开过他自己创办的公司,但两者也有着重要的相似之处:就在上世纪90年代,苹果需要一款更加成熟的操作系统来指引计算行业的发展方向,是便收购了乔布斯创建的公司NeXT。时至今日,谷歌也需要指明一个新世界的发展方向,在这个新世界中,用户越来越多地通过他们好友的眼球来了解络,而不是依靠冰冷计算方法。尽管谷歌在最近10年中已经开始推出了自己的社交络嗠,例如Orkut等,但佩奇还是承认,谷歌此前已经低估了社交络的力量。佩奇对此表示:我们的任务是组织世界的信息,并让这些信息走向所有用户,并发挥作用。我认为,我们可以低估了人与人交往的作用。

谷歌迟迟进入社交络领域,另外还为Android操作系统制定了严格的许可制度,这些举措却遭到了一些批评,而这些批评在以前却很少碰到。美国和欧洲的反垄断机构正在调查谷歌是否在搜索结果中偏向了自己的内容,而不是采取了中立的原则。另外,隐私保护机构也呼吁谷歌调整其隐私政策,并指控谷歌已经滥用了用户的信任。如今,一些博客主也想知道谷歌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毕竟,谷歌最初在2004年首次公开募股(IPO)时曾有过不做坏事的格言。科技站Gizmodo最近发布了一篇文章,标题为谷歌违背承诺:不作恶时代的终结。

佩奇一直笑对这些指控。他坚持认为,谷歌事实上并没有改变。佩奇称:我们的精神一直保持不变。我们所从事的一切就是利用大规模的科技进步,来帮助人们,并让人们活得更好,让生活的区域更好。如果你看看我们所做的事情,例如自动驾驶汽车及类似的事情,这些事情从根本上而言都是使用科技来帮助人们。而且我认为,仍有大量这样的事还没有做。

1998年,佩奇正值25岁之际,他与塞吉布林(Sergey Brin)共同创建了谷歌。无论如何,谷歌都是硅谷史上最杰出的公司之一,谷歌从斯坦福大学的一个研究项目成长为一个数百亿美元的全球巨头,只花费了10多年的时间。但是,在佩奇去年4月接任公司首席执行官时,谷歌已经没有重点、反应呆滞。谷歌胡乱的发明创造和不理智的行为导致该公司推出了无数的失败产品(例如谷歌Buzz)。谷歌前任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公司发展的征程中花费了大量时间,重点解决反垄断和隐私监管的问题,并处理街景取景车配备的摄像机拍摄户家庭络数据所产生了的争议等问题。

谷歌领导层之间围绕谷歌该开展哪些重点产品线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此举也导致施密特决定暂退一边。如今,施密特作为谷歌的执行主席,仍在业界大会上和听证会上代表谷歌行事。佩奇的联合创始人布林则专心开发科技产品,例如扩增实镜等。佩奇作为谷歌首席执行官,处理了日常决策事务,当然也要在谷歌做错事的情况下承担各种指责。谷歌Chrome浏览器业务部门的高级副总裁桑达尔皮查(Sundar Pichai)称:佩奇现在可能要比谷歌的任何一名员工都更加努力地工作。

佩奇在重新正式出任谷歌首席执行官之前,花费了数月时间来重组公司领导团队。长期担任谷歌董事会成员的兰姆施拉姆(Ram Shriram)对此声称:他对公司的组建事务有着清晰的思路,他想选择一些人来负责谷歌公司的重大业务部门,并让这些高管制定目标。佩奇任命的高管包括皮查、Google+的维克冈多特拉(Vic Gundotra)、YouTube的莎拉卡曼加(Salar Kamangar)以及掌管广告部门的负责人苏姗沃西克茨(Susan Wojcicki)等。

佩奇还提升谷歌公司的决策机制,谷歌目前的员工数量已经增加到3万人左右。佩奇从纽约市市长麦克布隆伯格(Mike Bloomberg)那里获得了一个管理理念

,布隆伯格让纽约市各个部门的负责人齐聚纽约市政厅,花费一些时间。为此,佩奇在谷歌总部1900号大厦的第四层开设了一间布满桌子的大房间,并要求谷歌高管们每天来此地思考或讨论一段时间。佩奇表示:我从布隆伯格市长那里得到了启迪,这个启迪就是讲出来或许会更有效率。每天在这段时间内,我们都要聚集一起。我们都要和我们的团队在一起,我就是想让人们在固定的时间聚集到同一个地方。

除此之外,佩奇还裁减了那些不再有作用的产品。模仿的Knol服务和复杂化的产生工具Google Wave等都被削减。谷歌还重对公司7个部门进行了重组,这些部门分别是搜索、广告、YouTube、Android、Chrome、商务和社交络等。佩奇为每个部门的主管都制定了清晰的短期和长期目标。布林在去年秋季的科技会议上称:从某种程度而言,我们希望公司各个部门都百花齐放,一旦这些花都能开放,我们还需要将其拧成一束。

去年6月,谷歌推出第七个产品部门的作出Google+。佩奇当时还提出要求,称公司的每位员工都要把精力放在社交络这一新产品上,甚至还将年底的红利与社交络业务的总体发展情况进行挂钩。佩奇声称他对此业务的进展感到非常满意。他还称:我们推出社交络服务还不足一年时间,但该业务进展很好,要大大地超过了我们的预期。我认为这一进展已经大大超过了多数人的预期。但是,这种进展并不意味着其将来就会永远超过其它的社交络。那肯定不现实,但其增长更快,我认为这种增长速度要大大高于其它服务。

诸多谷歌观察人士,另外还包括一些股东和分析师,都对Google+的成功程度提出了质疑。据美国互联流量监测机构comScore的数据显示,Google+目前约有1亿用户,但在今年1月份,每位用户平均使用此服务的时间只有3.3分钟,而Facebook目前约有8.5亿用户,这些用户平均每天使用此社交站的时长约为7.5小时。不过,佩奇也列举了自己的Google+关注者已经达到了200万,并认为这将能够证明有大量的用户参与Google+。佩奇还许诺称,Google+只是刚刚开始,而且还要增加诸多新功能。除此之外,佩奇还从另一种方式来证明Google+的成功。佩奇认为,Google+还为谷歌搜索结果添加了一个必要的因素。他引用了一位名为本史密斯(Ben Smith)的困境作为示例。本史密斯是谷歌的工程师,由于这个名字很普通,因为谷歌搜索时每次都会出现数百万个结果。但如今,谷歌知道佩奇和此本史密斯有着特殊关系,所以生次搜索结果也更加具体化。对此,佩奇称:普通的名字可以帮助用户保护隐私,不过要想让其他朋友找到你,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如今,当用户在搜索框中输入本史密斯时,将可以及时地找到你所认识的那位本史密斯。

但是,将来自Google+的数据连接到谷歌搜索引擎,已经引发了相关机构的严格审查。这种名为搜索结束你的世界(Search, Plus Your World)整合产品于今年1月推出,在推出之初就引来了博客主、隐私保护组织和竞争对手等,他们指控谷歌在搜索结果中偏重了谷歌自己的内容。据彭博资讯的消息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正在审查谷歌是否滥用其在搜索领域内的垄断地位。除此之外,欧洲和美国等监管机构也对业界指控谷歌调整隐私政策一事展开调查,谷歌调整后的隐私政策将允许其它公司追踪用户使用谷歌不同服务的情况。

佩奇对于这些指责感到非常不满。他称,他很愿意看到Facebook和Twitter的社交数据被整合到谷歌的搜索结果之中,但谷歌不能这样做,因为这些公司仍不同意这样做。佩奇称:我们愿意更好地使用这些公司的数据,但一直没有成功,对此我也感到烦恼。为了举例,佩奇还提及了Gmail和Facebook的用户地址簿的单向导入问题。Facebook的新用户能够很快容易地找到Gmail的联系人,但是,Gmail的新用户却无法通过类似的方法找到他们在Facebook上的好友。佩奇称:我们在Facebook上的好友已经了导入了大量的Gmail地址,但却没有导出任何地址。他们声称那些用户不拥有那些数据,这种一种似是而非的说法,极其不合理。

至于竞争对手的确向谷歌搜索引擎提供了部分数据的措施,例如个别的Twitter消息或Facebook页面资料进入了谷歌搜索站内,谷歌因此应当更好地在搜索结果中显示这些内容,对此,佩奇反驳称:我们不会强迫任何人使用我们的索引,这不是我们运营措施,那一直是其它人的选择。

去年7月,谷歌输掉了一场重要的战争,这一结果已经被众人所知。谷歌当时竞购破产的加拿大电信设备巨头北电络的专利产品,但却输给了由微软、索尼、RIM和苹果组成的集团。在此情况之下,几乎支持全球智能市场50%的开放源操作系统Android也突然陷入了专利纷争之中。就在此后的一个月,谷歌宣布将125亿美元的惊人价格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公司,这主要是因为摩托罗拉移动掌握了大量的专利,有些专利甚至可以返回到发明上。佩奇在宣布这一交易时通过博客称:我们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将提升谷歌的专利数量,从而进一步增加我们的竞争力,我们也将能够更好地保护Android免受微软、苹果和其他公司的反竞争威胁。

佩奇对科技公司之间相互起诉对方侵犯彼此知识产权的做法感到非常气愤。他称:整个行业的总体趋势是诉讼越来越多,这在某种程度上的确让人难受。我们大量的资金都流向了律师和其它方面,而不是用来打造自己的更好产品。佩奇还坚持称,谷歌从来没有在搜索中强迫使用自己的专利,另外他还对移动领域的专利之争挑起方给予了抨击。他称:我认为公司往往在生态系统面临瓦解时发起专利诉讼,或者是对自己的竞争能力缺乏信心时也会这样做。

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的交易已经获得了美国和欧洲方面的批准,但目前仍处于中国反垄断官员的审查之下,此交易目前还未完成。据彭博资讯的消息称,在此交易完成之后,谷歌资深高管丹尼斯伍德赛德(Dennis Woodside)将担任谷歌摩托罗拉移动部门的负责人。佩奇目前还拒绝透露有关摩托罗拉移动今后发展计划相关的详情,但据消息称,谷歌将会推出谷歌品牌的智能和平板电脑,以此与苹果成功的硬件产品一决高下。佩奇坚持称当前的Android平板电脑有着非常好的体验,但理应会发展得更好,我认为还处于初步阶段。

针对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所著的畅销书《乔布斯传》中的一段文字,佩奇也进行了回京。此书的一段文字称,佩奇在乔布斯离世前曾给乔布斯打,寻求管理谷歌相关的建议。艾萨克森在书中描写称,乔布斯威胁对谷歌发动核战争,因为谷歌盗用了iPhone的一些专利,但是,乔布斯还是为这位年轻的首席执行官提供了建议。对于这种说法,佩奇却给出不同的说法,佩奇称,在乔布斯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当初相见了,是乔布斯主动与他联系,而不是他寻求乔布斯提供建议。佩奇称,乔布斯的确就管理公司这一问题提供了有用的见解。佩奇认为,乔布斯对谷歌的不满并非出自本质,而是为了作秀。在被要求作出解释时,佩奇称,乔布斯对Android的表面发怒只是想以此激励苹果员工。佩奇称:对诸多公司而言,一个有效的方法就是表明它们有一个明确的竞争对手,并要求员工团结一致,对付这种竞争。但我个人认为,最好的方法是制定更高的目标,而不是整天瞄准对手。

宝宝健脾的食疗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博爱曙光植牙
京都儿童做个检查多少钱
浙江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成都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榆林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分享到: